男子入冤狱14载 案发时家庭美满如今妻离子散

时间:2017-9-13 0:35:18来源:淮阴奋事学校
  再审中,缪新华、缪新容、缪新光、缪进加辩称,他们没有杀人、分尸、抛尸,有罪供述系侦查机关非法取得,请求宣告无罪。

改判判决书。改判判决书。

  死缓

  在法庭门口,缪新华被蜂拥而上的家属簇拥着往前走,接过一根点燃的香烟。他一直紧紧抓着二弟的胳膊,见到有人拍照,很快转过身去。

  此后两次的审讯笔录显示,缪进加开始翻供,他不再承认自己参与抛尸,并称以前所有的供述都是被公安机关殴打、逼迫才说的。缪德树、缪新容和缪新光也翻供了。

  “柘荣县这个地方,发生过的命案不多,尤其是这种碎尸案件,可能也是自从建县以来的第一起案件。”当年的办案民警说。那一年,缪新华的案子像一块巨石落入水中,惊动了平静的小城,余波蔓延至今。

  村里人都知道,缪新华回来了。

网址

  缪家的邻居在门口碰到缪新华,握着他的手说:“新华回来了。”

  调查目标

  办案民警问他,两天的笔录哪个是真的,他说第二份是真的。但下一次审讯,他又说出了第三个版本。

  面对记者的提问,缪新华从始至终都未开口。他一直紧抿着嘴唇,抓着弟弟快步往车上钻。

  笔录的最后,民警问他,如果我们去查证发现又不是怎么办?他回答,那就没办法解释当晚的去向了。

  归来,闭门谢客

  判决书中也提到,几名被告人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存疑,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。

  下午四点左右,缪新华回到位于宁德市柘荣县的家中,按照当地的习俗,在外面遇到不好的事情,进门前要进行“跨火盆”的仪式,以示和过去的坏运气告别。缪家亲属胸前都别着红花,聚在缪新华家门口迎接他。

  警方的询问笔录显示,审讯之初,缪家人并未认罪。2003年4月23日之后,他们开始供认作案,但供述前后有多处反复、矛盾之处。

  身陷囹圄14年,他终于重获自由。

 宣判无罪后,缪新华走出法院,重获自由。 宣判无罪后,缪新华走出法院,重获自由。

  2003年4月,福建省柘荣县发生一起命案。一名怀有身孕的女子遭人杀害、分尸,尸体被抛弃在距离柘荣县城约5公里外的一处废屋内。

 现场方位照片。 现场方位照片。

  除了被害人杨辉家属及诉讼代理人,请求维持原判之外,出庭检察员和被告的辩护律师均认为证据不足。

  9月12日上午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宣判,再审改判缪新华等五人无罪。

  出庭检察员也表示,本案证据存在的矛盾和疑点无法排除,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,本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建议依法判决。

  很快,缪进加、缪新容和缪新华也开始认罪。但和缪德树一样,每次供述的内容都有出入。

  看到记者,缪新容闪身进屋,关上大门,不愿再见客。

  身陷囹圄十四年,缪新华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  无罪释放

  笔录显示,杨辉失踪的第二天,他曾找过缪新华打听妹妹的行踪,并谎称已经报案。缪新华很激动,声音生硬地说:“谁叫你报案的,你报什么案!”之后便不再说话了。

  原标题:冤狱十四年 | 案发时他有个美满家庭,如今妻离子散

 缪家墙上的鸣冤布告悬挂多年。 缪家墙上的鸣冤布告悬挂多年。

  4月29日,警方再次将从缪新华家浴池中提取的几样检材送检。结论显示,缪家浴池下水道污物和卫生间门框木板上、厨房地上及浴池内瓷砖上、卫生间矮柜木片上均检出人血。但因量少,无法检测型物质。

  五名被告人再次提起上诉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4月21日改判缪新华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驳回其他四人之上诉、维持原判。

  但只隔了一天,他就改了口供。4月24日,缪德树接受审讯时称,他撞见缪新华和缪新容正在分尸,没有亲自动手。

  此后的笔录中,他每次供述的内容都不一样。

  14年前,因为一起杀人分尸案,缪分别获刑。

  经过十多年申诉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8日启动再审。经过一天的庭审,10名辩护人均做无罪辩护,出庭检察员也认为本案证据存在问题。不足以认定。法庭宣布择期宣判。

  杨辉的表兄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回忆,4月6日中午,杨辉曾和缪新华见过面,双方约定晚上见面。杨辉的母亲也证实听到了这句话。

  “和以往任何一个冤案都不同,这起案件导致一个家庭的五个男丁悉数蒙冤入狱,遭受无妄之灾。”缪新华的辩护律师毛立新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  缪德树是第一个认罪的人。2003年4月23日,他开始主动交代帮助缪新华碎尸。

  2004年10月18日,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缪新华死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以包庇罪分别判处缪德树、缪新容、缪新光、缪进加有期徒刑4年、3年、2年、2年。

  十多年来,缪家人一直提出申诉。经过复查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再审决定。7月28日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南平市建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并宣布择期宣判。

  放过鞭炮,留下一地红色碎屑,仪式才算结束。

  9月12日上午10点40分,缪新华走出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的大门。

  他供述,4月6日晚上,他回到家看到缪新华正在分割尸体。缪新华说把人掐死了,这是以前跟他好的女孩子,后来跟别人好了,所以他要把她杀死。缪德树想一不做二不休,开始帮忙分尸。分尸的工具就是自家厨房每天都用的菜刀。

作案工具的菜刀和砧板,公安机关于2003年4月24日在申诉人家中的厨房提取。作案工具的菜刀和砧板,公安机关于2003年4月24日在申诉人家中的厨房提取。

 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,原判认定的事实缺乏客观性证据证实。经检测为人血的可疑斑迹,无法确定是被害人所留。

  庭审结束被带出法庭时,他用右手轻轻拍了下二弟缪新容的背,好像要说什么,但没有开口。

  五名被告人提起上诉。2005年3月30日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以“原判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为由,裁定撤销原判、发回重审。

  十四年前的分尸案

  “卷内材料表明,各原审被告人的供述可分为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是2003年4月19日被害人尸块被发现后,各原审被告人陆续被传唤到侦查机关,均否认作案;第二阶段是2003年4月23日和24日以后均供述作案,但各原审被告人的首份有罪供述讯问地点为刑警队或者派出所;第三阶段是审查起诉、审判阶段均否认作案或承认后又翻供,翻供理由均为被刑讯逼供、指供、诱供。”毛立新称。

  在调查中,办案民警发现,缪新华是杨辉的前男友。缪新华曾想和杨辉结婚,但遭到了杨辉母亲的极力反对。后来两人分别成家,没有再来往了。

  当年同为被告的缪新容、缪新光和缪进加入庭,在缪新华右边依次排开。

  他们甚至当庭喊冤。2003年6月30日,缪新光在面对宁德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的讯问时称:“我想我如果在法庭上再不把事实讲出来,我就没有机会了。”他在侦查阶段和审查阶段之所以那样讲,是担心案件退回公安,就要挨打。

  警方很快赶到现场。通过穿着和手臂上的胎记,辨认出死者是2003年4月6日失踪的女青年杨辉,她被人砍成了七块。尸检报告显示,死亡时,她已经怀有两三个月的身孕,一尸两命。

  “就算改判无罪,这个家也毁了。”缪家的一位叔叔说。案发时,缪新华有个美满的家庭,如今,妻离子散。

  2016年,父亲缪德树因病去世。缪新光说,父亲2012年2月出狱后,每天都要吃药,也不能干活了。“他过世前反复交代,等不到清白那一天绝不下葬。”至今,缪德树的遗体仍寄放在陵园里。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但辩护律师认为,两份检材送检在先,提取检材在后,质疑两份鉴百家乐论坛
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ic-club.com/c20170913bfc2dyktzin0002397.html
相关阅读:

淮阴奋事学校

以上内容品牌商标、文字、形象及内容归其下载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同意,不得使用和传播。Copyright @2006-2014 www.nic-clu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